公司新闻

智能语音供应商Nuance分拆汽车业务独立上市,科大讯飞你准备好了吗?

来源:作者: 日期:2019-09-19 点击:

分拆是近来不少世界级汽车供应商的高频词,2018年德尔福分拆了其智能驾驶业务设立了安波福公司,今年大陆集团宣布也将分拆其动力总成业务并谋求上市,今天Nuance 分拆其汽车业务也可以看做是这股潮流的一部分。

一家企业的衰落,可能是另一家企业崛起的契机。

整整十年前,Motorola的研究院和核心团队被Nuance收购,其十名员工构成了今天Nuance大中华区的基础:300多名员工,分别在上海、成都和北京建立了三大研发中心和六个主要的工程服务中心。
如果再往前回溯到20年前,Nuance刚刚在德国开企汽车业务。

蒯文瑞先生.jpg


在开启一个新的10年的2019年,Nuance宣布将在2019年10月1日分拆其汽车业务,届时作为一家新的在纳斯达克独立的上市的公司Cerence, Inc.将致力于下一代汽车软件,并以此为核心赋能未来出行。

微信图片_20190916231845.png


Cerence的logo像大脑两个半球,又有点中国太极图的样式,这一设计旨在强调认知仲裁器是Cerence愿景的核心。
新公司将由Sanjay Dhawan 出任CEO,他在加入Nuance之前就职于Harman Industries International智联科技事业部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这家新的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即是Nuance汽车业务和Nuance大中华区业务,而其大中华区业务的起点即是Motorola那十名员工。
Nuance集团高级副总裁大及中华区总裁蒯文瑞是为一过程的见证者,他说:“大中华区的主要业务即是汽车与物联网相关的业务,二者重叠度很高。公司在去年已经建立了Nuance China1.0版本,Nuance China1.0版本就是大中华区独立运营的公司,换句话说大中华区和汽车业务部是同一个股东,但是彻底的独立运营。“

图片111.png


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简单地说,如果没有大中华区积极开拓汽车业务,可能就没有今天Nuance分拆其汽车业务独立上市的一幕。
对于Nuance,有些人可能同样会比较陌生,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通讯公司,是会话型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其提供的解决方案能够对人类语言进行理解和分析并做出响应。Nuance与全球范围内医疗保健、通信、汽车、金融服务、零售等行业的数千家组织机构合作。其核心业务事业部主要是医疗、企业汽车和物联网。

图片1.png


这是一家类似于科大讯飞的专注于语音理解与识别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但其历史远较科大讯飞更为长久。在汽车领域其一直是奥迪、宝马、戴姆勒、福特、通用、丰田等车型语音识别方面的供应商。


微信图片_20190916232113.png

目前,Nuance以超过70种语言为当今超过2.8亿辆在道路上行驶的汽车提供技术支持,为奥迪、宝马、戴姆勒、福特、通用、丰田等几乎全部的主流汽车制造商提供人工智能的技术支持。
近两年来Nuance开始为上汽和吉利等自主品牌提供服务,阿里与上汽联合打造的斑马系统即采用了Nuance语音控制技术。
而从Nuance的一个部门到今天分拆上市,似乎是10年前的无心插柳,但背后是中国市场和中国团队的一次逆袭。
蒯文瑞说:"最近3年,Nuance在中国成长迅速,获得了160多项中国相关专利,完成了50 多个核心的研发模块,并将国外全部代码转到中国,完成了100多项人工智能语音中文相关的产品量产,建立了中国的云,使之更接近中国市场,更接近中国消费者客户,与50 多家客户,包括中国国际品牌中国分公司及IOT 的项目一起完成了这些案例。"
正是这种快速成长,推动Nuance开始制定One China 的策略,也就是一个公司两个制度,在中国以外采取一种制度,贴近国外市场,在中国市场,推动Nuance China大中华区成为完整的,独立的运营公司。这个公司拥有包括销售、市场、产品、研发、云端、交互、设计等等完整的部门建制,贴近中国市场。
两个市场的核心产品是共用的,但是大中华区会个别研发与这个市场相关的生态产品。
鉴于中国团队的贡献,新上市的Cerence, Inc会不给予团队奖励呢?蒯文瑞说:”一定的,因为这是快速成长的公司,一定会有奖励。“
分拆之后,公司正式的全球总部放在波士顿,欧洲总部在德国亚琛,中国总部在上海。
实现彻底的独立运营正是Nuance分拆其汽车业务的目的,那么独立之后的Cerence, Inc要做此什么呢?

Stefan.jpg


Nuance Automotive的创始人、Nuance执行副总裁Stefan说:“将汽车业务在纳斯达克分拆上市,我们会变成全球唯一一个世界级的软件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在汽车和IoT层面成为世界级的Digital Tier 1(数字一级供应商)。”
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将从语音解决方案提供商到语音++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的解决方案专注于提供端对端的用户体验。我们不止提供语音技术 ,同时可以结合语音及凝视追踪,提供智能挡风玻璃和AR显示等更多、更智能的方案。多模态交互和车载AR在自动驾驶中可以提供更大的灵活度。

“针对未来自动驾驶,会做更多投入。尤其在紧急状况的监测,比如说有没有把孩子留在车里。同时我们拥有先进的边缘智能语音技术,AI边缘与云计算的融合,还有多座椅语音交互技术,实现自然的、多人多轮的交互场景。

“这些解决方案可以结合声纹验证,系统可以识别不同说话人的声音,满足用户在隐私和安全性方面的需求。我们作为Digital Tier 1和OEM合作,可以提供很好的解决方案。”
蒯文瑞则为Cerence规划了一个帮助中国品牌尤其是汽车品牌沿着“一带一路”向国外发展的商业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916232109.png


他说:“帮助中国汽车公司,中国品牌和中国物联网品牌沿着’一带一路’往国外发展,主要的市场是东南亚、北非跟中东,实际上就是跳到欧洲或者跳到日本或者跳到韩国,”
在智能语音方向占据了中国自主品牌半壁江山的科大讯飞相比,Cerence在英文等非中文领域积淀深厚。
这为正开积极开拓海外市场的中国本土品牌打开了视野。
在这方面Nuance与华为、小米都有过成功的合作。而近两年来为上汽MG成功进入印度市场开发了印度口音的英语识别版本,为吉利旗下的宝腾品牌特地打造了符合马来西亚用户的语音识别软件,以及为上汽通用五菱进入印尼市场提供了服务。

科大讯飞在中国方言的识别方面能力出众,但Nuance给出的数据显示,方言正在中国汽车驾驶舱内慢慢消失,新生消费者的方言使用率正要飞速下降。而另一方面Nuance发布了世界首个性化的TTS用户可以自己录音将车内语音变成自己的声音,国内绝大部分方言都已经完成。

成功攻陷自主品牌,Nuance正让科大讯飞在这一领域失去优势。

对于中国本土竞争对手,蒯文瑞的评论十分直接:“中国本土的语音人工智能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一直都在变化,开始卖软件,之后变成互联网公司,最后变成人工智能公司或者数据公司,不是很纯粹。第二,今天的科大讯飞和Nuance原来的挑战一样,科大讯飞有教育,有政府,又有汽车事业部,汽车事业部非常小,当面临资源分配的时候,到底哪个事业部会拿到最多的资源(会有一个竞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分拆,就是纯的为了在汽车和物联网相关领域,要(大规模)投入。”

不过Nuance或者说Cerence想成为汽车的一级数字服务供应商,最大的挑战是汽车OEM制造商对数据分享的忌惮。

蒯文瑞对此解释说:“我们想建立独立的OEM分离的整体软件解决方案提供者,我们不与汽车公司竞争,互联网公司会努力获得数据那是他们自己的需要,Cerence没有这样的商业模式,我们的商业模式不是B To C 而B To B To C。”

2222.png


尤其在与合作的自主品牌汽车,Nuance已经进入汽车的T box,可以获得一切汽车数据,蒯文瑞坚信在一到三年之后,这一模式会导入国外市场。

关于未来的智能语音市场规模,Stefan引用了一组咨询公司的数据,在世界范围内,2018年到2023年这五年里,传统汽车语音市场应该会从15亿美元增长到27个亿美元。而如果加上智能汽车将变成47亿美元。今天59%到60%的汽车都已经装配了智能语音技术,未来将会发展到90%。

而截止上个季度,54%的新车都是使用了Nuance /Cerence的技术。这其中美国和中国是其最大的两个市场。而在2018年Nuance的中国本土业务增长了三倍。

分拆是近来不少世界级汽车供应商的高频词,2018年德尔福分拆了其智能驾驶业务设立了安波福公司,今年大陆集团宣布也将分拆其动力总成业务并谋求上市,今天Nuance 分拆其汽车业务也可以看做是这股潮流的一部分。

它提醒着那些意图在汽车智能化、电动化方面有更大做为的中国本土公司,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和科大讯飞等公司需要在架构上、组织模式上更为专注,不可错失这汽车业百年一次的历史性机遇。